笔趣阁 > 京杭之恋 > 二、镜花水月(4)

二、镜花水月(4)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笔趣阁 www.biquge0.net,最快更新京杭之恋最新章节!

    富察氏“珲贝子府”已经成了一个时空的符号,但是这个曾经的贵族荣耀并没有因此而褪色,知道这缘由的便还是按照老习惯称呼一声:“珲贝子”。谢京福的祖辈已经为珲贝子府做了多年的珐琅,虽然早已经没有主仆关系,但是这情义是断不了的。

    谢京福曾经跟着父亲来过几次,但是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个姑娘。姑娘的手纤细灵活,肌肤如凝脂白玉一般,美丽的眼眸如秋水长波,深邃无底,令人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谢京福正想问话,忽然看到姑娘的丝巾被风卷起来,漂浮着,又落下,悄然挂在杏树的枝头。姑娘凝神作画,没有发现,只是一边描一边喃喃自语:“这颜料真真太败了,可惜了我这美春光!”

    谢京福这才看到,那些颜料实在是最低廉的货品,所以才枉费了姑娘这一番心思。这国画的颜料与珐琅釉料有所不同,珐琅的釉料有极其特殊的配方,颜色更有透明的质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要画出好的画,又怎么能没有上等的颜料呢?

    谢京福想起父亲曾经说过,这是最后一次给珲贝子府里做珐琅了。府里早已经入不敷出,唯一的儿子长孙,几年前已经辗转去了法国,杳无音信,众多的亲友也不再来往。府里如今只剩下个侧福晋带着个女儿艰难过活。贝子府已经连珐琅的工本费都出不起了,谢家是个珐琅匠,也没有多少钱财可以长期贴补,所以只能断了这条路了,想必珲贝子会体恤吧!

    姑娘终于看到自己的丝巾高悬于半空,不由急了起来。谢京福猜到,这便是贝子府里最后一个未曾出阁的庶出格格,原来却是这般灵秀模样!

    他想到这里,不由轻咳了一声。只见姑娘转头,莞尔一笑。谢景福就在那个瞬间,心脏剧跳,眩晕了片刻。

    等他清醒过来,就听到姑娘说道:“你来得正好,那边有个竹竿,快帮我取下来。”

    “格格认识我?”谢京福觉地新奇万分。

    “我虽然不认识你,但是你长得和原来我们家做珐琅的谢师傅简直是一盒模子刻出来的,何况你手里还抱着那个珐琅瓶子,猜也猜得出,你必是谢师傅的后人!”

    谢京福释然,暗暗赞叹这个格格果然是贵族之后,不禁美貌还聪慧异常。

    “还有,以后不要管我叫格格了,现在别说没有大清朝了,就是有,我也怕死当这个格格了,恐怕早就逃离了,叫我伊杭吧!我们家早就改汉姓了,叫我傅伊杭。”

    谢京福的嘴唇艰难地动着,好不容易才吐出“伊杭”这两个字。

    他低着头,放下珐琅瓶子,找来竹竿,跳了几下,凑巧就勾住了那条丝巾,丝巾稳稳妥妥地回到了伊杭手里。

    “我额娘是我阿玛从杭州带来的,我额娘忘不了那里,所以就给我起名叫伊杭,我是很喜欢的。”伊杭看到眼前这个带着些沧桑的男子,自己居然没有任何戒备,还愿意说出这些话来,自己忽然觉得有些娇羞,于是低下了头:“谢谢你!”

    谢京福笑笑摇头:“这可算不得什么,要说起来,我们谢家几代人都是受了贝子府的福荫呢!”

    伊杭轻轻皱了下眉:“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提也罢!我们家现在是坐吃山空,我额娘生病,阿玛又戒不了好赌的毛病,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谢京福忽然发现,许多年了,自己一直专注做珐琅器皿,从来没有和一个女子面对面说过这么多的话。也有人曾经试图给自己做媒,但是那些姑娘只和谢京福处了几天,便受不了他的沉默寡言,于是不了了之。时间久了,便没有人来给他介绍了。父亲成日里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也是充耳不闻。

    他忽然想起来,自己都已经三十八岁了,眼前这个姑娘正是豆蔻年华,自己居然想入非非,不由自惭形秽起来。他扛起珐琅瓶,说:“我给放到屋子里去吧!”

    伊杭又叹了口气,说道:“就放最外边的过道里吧!我额娘说是给我用来做嫁妆的,但是怕是等阿玛回来,就会不见的。昨日里来了几个人,说是我阿玛欠了他们的赌债,要让我们还债,我额娘没有办法,只好把自己手上的镯子给人家了。那也是她说要给做嫁妆的东西,可是……”

    姑娘沉重的叹息声,击中了谢京福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他想说什么,又被伊杭的声音给扰乱了心:“我这幅画就差些蓝色料了,蓝色是天空的色彩,最干净的颜色,用在这幅画里最好看。”

    他瞥了一眼那画,居然呆了。她画的是杏花,确是漫天素色白底蓝色杏花!

    只有一种颜色的画。

    “果然是好画儿!”

    “我不信,你肯定觉得我这种画法颠覆了传统的意蕴吧?可是,谁让我最喜欢那珐琅蓝呢!可惜了,我阿玛不给我买颜料,那种颜色叫花青色。”

    谢京福的眉毛忽然扬了起来,自小跟着父亲,成日里与那些釉料大交道,也会经常去画坊里找寻灵感,所以也就慢慢了解了那些国画的元素。

    “其实,那些颜料本来就是矿泥植物制成的,什么朱砂、钛白、藤黄、胭脂色都是可以自己制取的,还有那蓝色,本来就是水边蓼蓝制成的,可以自己做呀!”

    伊杭听得眼睛亮了:“你真的可以?”

    这些年谢京福做了很多珐琅器,也有被外国人买走的,心中虽然觉得欣慰,却远远不能和今日看到这个姑娘的笑容相比感到开心。

    “你只知道花青色,可不知道那花青色是怎么制成的?”

    “你知道?”伊杭看着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珐琅匠,脸上由于长时间的劳作,褶皱早就挂满了额头,眼神里也写着岁月的沉淀,却懂得别人轻易不会去探寻的事。

    “就是那蓼蓝的叶子发酵制成的靛蓝泥,靛蓝泥晒干磨粉就是药房里最常见的青黛粉,磨得精细的那部分就是花青,粗做的也做染衣服的染料。”

    “那青黛粉也可做绘画的颜料?”

    “我可以试试,做好了便送过来。”谢京福此刻,早已经忘记了父亲的叮嘱,这是最后一次来贝子府了。

    “伊杭……”内室忽然传来一声嘶哑的呼唤。

    伊杭应了声:“我额娘醒了,我得去照顾她……师傅,我会告诉阿玛。你来过了,谢谢……”

    谢京福听到那宛若莺啼的声音一字一字清晰传来,脑袋里瞬间“轰”地响了一下,很快就回神点头。

    看着那玲珑有致的身躯掀开了帘子,消失在里边。他心头和那一树一树的杏花一般,熏熏然又开了俏丽的几朵。

本站推荐:奶爸兵王掌权人超绝萌爸南极底下有什么漂亮小姨豪婿总裁大人我们晚上约总裁大人别过来逆天废柴农家小福女

京杭之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苏曼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曼凌并收藏京杭之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