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京杭之恋 > 三、似水流年(1)

三、似水流年(1)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笔趣阁 www.biquge0.net,最快更新京杭之恋最新章节!

    谢京福不知道这是一场命中注定的邂逅,也是一生躲不开的孽缘。

    天与地,乾与坤,富贵与贫穷,从来都是对立的,也没有交集,这场梦境成了谢京福永远的漩涡,扎进去再也出不来了。

    他等着夏天来了,到西郊的水边找寻那蓼蓝。蓼蓝开花的时候,如粉红色的麦穗,一串串,由于不可逆转的饱满而坠得低头。叶片也很美,他一片一片摘了下来,和红楼梦里的贾宝玉一样,开始捣碎那些自然的恩赐,绿色的枝叶,按照书上所说的古法,加入了生石灰发酵,又过了很多天,看到蓝色的泡沫浮了上来。他心头雀跃着,这场人与自然的较量,超越了往日里钻研珐琅的坚笃,自己如同神魔附体了。等到那晒干的蓝泥终于化成粉末,他又添加了甘草、木槿和无患子等本草用来固色。

    等待大功告成,他对自己的父亲说:“上次给珲贝子府里送去的珐琅器听说有个双耳瓶磕歪了,叫我过去修整一下。”

    “那个瓶子我亲自看过了,那形状很圆滑,除非是人为摔的,怎么可能会歪了?”

    听到父亲这话的时候,谢京福人已经到了门外。

    天气很热,他一路赶得也很急。春天虽然过了,但是盛夏正在万物峥嵘之际,想必还是用的上。

    珲贝子府一如既往的冷清,一只芦花鸡不知道怎么从笼子里跑出来了,正仰头“疙瘩疙瘩”一边叫,一边溜着。内院里,传来令人心痛的哭泣声:“我额娘再不救治,怕是熬不了几天了!阿玛,为什么您还要去赌?您可先去借些钱先解了燃眉之急,如果您不好张口,我去求求叔伯们帮忙!”

    “树要皮,人要脸,让人家知道我傅家的格格抛头露面出去借债,成什么体统?”

    “体统?”伊杭的哭泣声渐渐小了,“我们家就是老顾着什么体统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以前祖父他老人家还经营着当铺,我们的衣食尚可无忧,现在当铺没了,就靠着变卖家产过日子,总不是个办法,总有一天我们会山穷水尽的。”

    “你可知道,你那些叔伯早就不当我们是亲人了,天天躲着我们,还借的出一分钱来吗?”

    伊杭听到屋子里又传来剧烈的咳嗽声,不禁声调都变了:“我们家早就不是什么贵族了,那些面子什么的,都不要紧,还是吃饭的事重要。”

    “那你说怎么办?我本来是想靠着那些卖珐琅的钱再翻本的,没想到手气还是不济……”傅恒远唉声叹气起来。

    伊杭不满地说:“不要再赌了,与其成天这样过着漂浮不定的日子,不如踏踏实实的做些小生意,倒是有些活路。现在是国家建设初期,提倡大规模建设,发展经济,听说杭州的表舅到北京做生意了,他认识那些丝绸商人,我们家为什么不让表舅帮忙也做些丝绸生意?虽然我们家比不过去,但是凭着些老脸面,还是认识一些显贵政要,让他们帮忙介绍,很快我们就会有余钱的,我额娘的病不能再拖下去了。”

    “说得轻巧,我堂堂一个满清贵族,居然要去做那些抛头露面的事?”

    “阿玛,如您有难处,我也可以去!现在是新时代了,女子都上学堂了,我也可以和男子一样顶天立地。”

    “你还是未出阁的姑娘,如果你成天做这些事情,看哪里还有好人家会娶你?不行,绝对不行!”

    “阿玛,”伊杭扑倒在自己的父亲面前,痛哭流涕,“我额娘昨日半夜吐了一绢帕的血,我怕她是撑不住了。您就答应我吧,我去找表舅,让他救助我们一下。”

    “富贵在天,生死有命,她若撑不下去了,也是命中注定的归宿,何必要勉强呢?”

    “阿玛,她是我亲生的额娘呀!您怎么能忍心置之不理?”伊杭的口气里忽然充满了悲愤:“阿玛,您要再赌,我就不认你这个阿玛了,我额娘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死给你看!

    傅恒远的声音里也含着怒气:“反了天了你,还有一个格格的样子吗?我今天再去赌几把,没准就把以前的本都翻回来呢!”

    屋子里一片沉默,谢京福看到伊杭哭泣着冲出了家门。后边是傅恒远气急败坏地跺着脚骂人的样子。他不敢露头,只能悄悄跟着伊杭,看她穿过一条胡同,到了大街上,四处看看,朝东而去。

    街上停着很多过去的老黄包车,等着拉游客到附近的胡同转转,以换取些零钱度日。她看到伊杭上了一辆黄包车,指着前边,朝直接往东华门的方向而去。

    谢京福不敢停留,和伊杭一样也上了一辆黄包车跟了上去。炎炎夏日里,人力车走得不快,拉车的人汗水浸透了衣衫,谢京福手里的自制小珐琅盒子里装满了自制的花青颜料,此刻也攥得都是汗。

    终于到了一家叫“贵福祥”的丝绸店里,伊杭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看到到处是琳琅满目的锦缎,两个店员正在整理货物,她小声地问:“请问田福老板在吗?”

    店员看到一个漂亮的姑娘进来,并不看那些柔软又美腻的锦缎,而是径直询问老板的行踪,有些奇怪,答道:“我们家老板不姓田,姓冯,姑娘你有什么事?”

    伊杭听到这些,顿时失望之极,她腼腆地点头:“对不起,我只是找个人,看来是找错地方了。”伊杭记得母亲说过的,表舅平常就在这里做生意,这里来来往往都是有些头面,讲究生活的人。

    她飞快地转头想离开,正好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这个人大概有四十多岁,身上虽然穿着一件中式短袖,带着一副金丝边框眼镜,面色和蔼,正探寻着看着自己。

    伊杭忽然听到后边的一位女店员说:“老板,这位要找田先生。”

    伊杭醒悟了,这个人就是这家店员所说的冯老板。她连忙说了声:“对不起,我走了。”

    谁料那男子却一把将她拦了下来,他的胸膛里带着些烧灼般的热量,几乎令伊杭有些呼吸困难,她手忙脚乱地退了一步,却不小心踩到门槛上,直挺挺地跌了下去。

    后边有人托住了自己。

    伊杭转头,看到后边的人居然是谢京福,不由大吃一惊:“你怎么在这里?”

    谢京福回避了她的眼神,答道:“出来办事路过这里,正好遇到。”

    “哦!”伊杭这才醒悟过来,起身站立到一旁。感到自己由于刚才的莽撞,实在是有些丢脸。

    “姑娘要找的田老板是我的朋友,因为家里有些事情,就在前天,他把这家店转让给我,已经回杭州了。我是这家店铺的负责人冯友源,姑娘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这位先生是姑娘的朋友吗?”

    “逢有缘?”伊杭没有想到对面的冯老板居然是这样热情,没有架子,心头不禁生起了希望。

本站推荐:奶爸兵王掌权人超绝萌爸南极底下有什么漂亮小姨豪婿总裁大人我们晚上约总裁大人别过来逆天废柴农家小福女

京杭之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苏曼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曼凌并收藏京杭之恋最新章节